当前位置:五峰七道水水电有限责任公司科技最富石油老板破产 近200亿身家“一夜清零”
最富石油老板破产 近200亿身家“一夜清零”
2022-08-05

4月16日晚,港股上市公司光汇石油公告称,由于担保公司债务逾3000万美金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破产,薛光林于4月11日离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本公司执行董事。

根据4月11日香港高等法院的裁决文书显示,光汇石油新加坡全资子公司向越南国家石油公司购买了3025万美元的油品货物,约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但并未按期支付,此后又多次逾期。

之后,薛光林作为光汇石油的控制人,以个人名义为光汇石油做出担保。但债务逾期后,薛光林没有提出延迟法定追债要求的申请。最终,越南国家石油公司因光汇石油未能偿还逾3000万美元的债务,申请对光汇石油破产清算。

香港高院认为,在目前状况下,无论是光汇石油全资子公司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还是薛光林本人,都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上述债务不涉争议性,且光汇石油不具备偿还债务的能力。因此香港高院裁定薛光林破产。

公开资料显示,光汇石油是“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的第四大石油集团,也是中国最大的海上供油服务商。现年52岁的薛光林是光汇石油的创始人,曾以88.8亿元的财富排名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中第59位。2014年和2015年,他再次进入该榜单前百名,分别以140.8亿元、190.5亿元的财富,位列第57位和第51位。

石油帝国

1998年,中石油、中石化两大能源集团重组,并清理市场流通秩序。此后,龚家龙的天发集团、蔡天真的泰山石化等大批民营企业走向衰败。而中石油看上了——光汇石油几年前投资建立的油库,薛光林顺势低价出租油库,与中石油达成合作,放低姿态的薛光林,游走在中石油、中石化两巨头之间,借势生长。2003年,薛光林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2006年,光汇成为国内首家获准供应保税燃油的民营公司。2008年,薛光林耗资约7亿港元收购先来国际68.26%股权,成功借壳上市。该股从借壳前的每股几分钱一跃冲到5元多。同时凭借过人的经营,2011年的《福布斯》大陆富豪榜单中,薛光林以28亿美元身家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并列第19位,此后多次进入富豪榜。2014年,光汇石油市值超200亿元,拥有9艘油轮,其业务包括上游石油开采,下游仓储及运输等。

随后由于全球原油供应过剩,2014、2015年,全球油价下跌。但在2014年2月18日,光汇石油宣布一项“蛇吞象”收购——以10.75亿美元(当时折合约65亿元人民币)的基本购买价,收购美国Anadarko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拥有的所有油田资产。这一收购让其成功进军海洋石油开采上游业务。

对于光汇石油收购行为,有投行分析师持怀疑态度,该分析师认为国际油价未来会下跌到哪里无法确定。对此,在2014年接受《环球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候,薛光林表示,作为一家能源企业,管理层要预测未来十至二十年后的能源发展趋势,在原油价格下跌时,是大力收购的最好时机。薛光林还认为,远洋运输每年都能给光汇石油带来稳定的收益,但这绝不是爆发式的业绩增长,想赚大钱,必须向上游延伸。

接下来的日子,薛光林又把眼光转向互联网战场:早在2014年,光汇石油就投资了由腾讯牵头成立的中国首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持股4%。2015年,入股由保监会批准设立的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的易安保险。2016年1月,上线"能源产业链+金融+互联网"的电商平台光汇云油,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2016年12月,投资由招商局、中国移动等筹建的招商局仁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5%。

债务加剧

在如此快速地扩张之中,资金链成为其“痛中之痛”。

2016年,光汇石油的中报显示,一方面,光汇石油的财政状况已经有所恶化,银行结存及现金显著下降90%,由44.71亿跌至4.46亿港元;另一方面,流动负债中的银行及其他借贷则由55.2%增加至75.45亿港元。确认为支出的存货成本,亦提升由45.3%至290.92亿港元。

由于延迟刊发2017年业绩报告,光汇石油的股票交易已于2017年10月3日起暂停,至今未复牌。停牌前,股价报收1.5港元,总市值153亿港元,距2015年的最高峰跌去了71%。

光汇石油在2017年3月最后一次对外发布的中期财报称,截至2016年12月底,公司总负债218.75亿港元,其中银行债务129.55亿港元。

2018年底,光汇石油未偿还的债务密集到期,2018年11月,因拖欠平安银行3.39亿元贷款,光汇石油持有的微众银行1260万股股权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同年12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光汇石油被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40.8亿元。

2019年2月,光汇石油发布业绩预告称,预期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6个月的未经审核综合亏损金额为约4.52亿港元,但在未来审计中仍有可能进行调整。亏损的原因主要由于国际贸易及海上供油业务的银行交易信贷被收紧引致ITB业务交易减少及运费费率低迷影响了航运业务的利润率。上游业务部分虽然持续盈利,但集团的总体毛利率未能足够支付所产生的固定费用,包括集团的折旧、融资和其他业务费用,形成亏损。

雪中送炭 难填巨洞

2018年7月,光汇石油发布公告称,为了优化集团的股权及资产结构,拟出售舟山码头及15艘大型油轮。但四个月后,光汇石油与壳牌签订了租船协议,终止了这14艘油轮的出售。2018年底,中海油曾高调驰援债务重组中的光汇石油。光汇石油公告显示,中海油通过旗下两家公司,为前者的曹妃甸油田项目提供总额达7亿美元的融资与垫资计划。

可惜雪中送炭,难填巨洞。根据今年1月的公告,相关债权总额最高约为2.5亿美元,管理层认为集团有足够现金流量维持正常运营。

而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曾向越南汽油新加坡购买了3025.36万美元的油品货物,约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其并未按期支付,此后又多次逾期。据此,香港高院宣布对薛光林的财产实行破产清算。

4月17日,薛光林已被撤销光汇石油的董事会主席及公司执行董事的职位。

据悉,薛光林打算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向香港高院提出申请,对破产令提出上诉,寻求重新委任为该公司董事。但董事会表明,会尽快推选新董事会主席。

(本文综合自新浪财经、每日经济新闻、华商韬略报道)

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com。认准无忧岛网!认准wydclub.com